2020年4月3日 星期五
中国政府网 湖北省人民政府 恩施州人民政府 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专栏 > 创建国家森林城市 > 创森动态

鄂西屋脊的“绿色守护者”

发布时间:2019-12-27 15:20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付瑞勇 朱映城 字体:加大 减小

鄂西屋脊的“绿色守护者”

——巴东三尖观林场场长李能阳造林护林30年

他坚守“鄂西屋脊”30年,造出一片林海。

从500亩荒山到13800亩人工林,巴东县绿葱坡镇三尖观林场在场长李能阳带领下,荒山变林海。

11月11日,巴东三尖观县级森林公园正式挂牌。三尖观林场是全州唯一的集体规模林场,从伐木、护林到吃上“生态饭”,林场职工在“林业+”中找到出路。

植树造林30年,李能阳初心不改,他和同事们构筑了一道“绿色长城”。

清苦坚守,他在林场过了29个年

12月14日,海拔1500米的三尖观林场,气温接近0℃。

上午9时,李能阳左手拿刀,右手拄棍,从林场驻地出发,开始了一天的巡山。“这棵树是我30年前栽的,现在两个人都抱不下了。”李能阳告诉记者,这里每棵树都是他看着长大的,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亲。

伴随着脚踩落叶的沙沙声,树林越来越密,路越来越窄。每进入一片树林,李能阳都能准确地说出造林年代。

1965年,三尖观林场是500亩荒山。3个石头支口锅,兜里只有5元钱,时任场长田天初打响了“向山要林”的战斗。

1968年,李能阳的父亲李正国转业到当时的九盘公社任书记,组织了植树造林、消灭荒山千人大会战。“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。”父亲的一句话,李能阳至今铭记。

1981年,李能阳高中毕业,选择到三尖观林场造林。没有口粮,填不饱肚子,干了5年后回家种地。1994年,绿葱坡镇政府任命李能阳为三尖观林场场长。当时,林场欠债20余万元。2000年,欠债20万元的八一林场并入三尖观林场,林场负债翻了倍。

万事开头难。李能阳理清了4条工作主线:人工栽种造林,补植枯树、死苗,巡山、宣传防火知识,建苗圃育苗。

夏季过了,高山林场很快就进入冬季。李能阳和护林工人抢抓春秋两季,种植用材林和经济林。每一秒都不可浪费,工人们带上水壶和煮熟的洋芋,清早上山,深夜下山。

林场最忌火。工人喝冷水,吃冷洋芋,吞下去冷得打寒战。几乎每个人都得了胃病,还伴有痛风、关节炎。

树是护林人心中的宝。2008年,一场罕见大雪袭击林场,直径1米的大树在积雪重压下拦腰折断或裂开。树木倒下的声响如针扎在李能阳心上。他和工友们花半年时间补植,林场才恢复元气。

巡山孤苦、危险。林场方圆100余公里,巡一圈下来半个月见不到人影,常遇野兽出没。“有一次遇到一群野猪,我一声吼,野猪跑开了。”李能阳回忆说,“很害怕,但主要还是怕野猪拱伤树苗。”

20年前一次巡山时,李能阳发现一盗伐贼正用斧头砍树,他连跳几道坎,追赶三四公里,终于将盗伐贼制服,后交由森林公安处置。“现在日子好过了,盗卖木材的越来越少了。”李能阳称,护林赶上了好时代。

三尖观林场从没发生过火灾。李能阳家距林场仅5公里,他把林场当成第二个家,在林场过了29个春节,今年春节也不打算回家。

从伐木到造林,使青山变金山

2000年,三尖观林场响应国家天保工程号召,全面禁伐。护林工人不能再靠伐木挣工资,“断了奶”。

没了收入,工人们如何谋生?政策不能变,只能自己创造生存和发展的机会。

每年补植结束,苗圃剩下大量珙桐、水杉等珍稀树种幼苗,李能阳意识到,这些树苗是园林市场的“抢手货”,若与园林市场对接,或许是条出路。

“订单一个接一个,闲置的苗子产生了经济效益。”40余亩苗圃每年可创收10万元左右,工人们有干劲了。

红豆杉育苗难,李能阳不信邪。2017年,他用河沙储藏红豆杉种子;2018年春天,他将种子均匀播种在土层深厚、土质疏松的森林土壤中;今年3月,奇迹般发芽了。

“李场长整天泡在苗圃里,种子萌芽了,他高兴得像个孩子。”副场长田天敏特别佩服李能阳的较真劲。

5年间失败3次,坚持培育出红豆杉树苗。目前,李能阳已成功培育10余种树苗。

三尖观林场海拔1500米至1700米,年平均气温8.5℃,夏季清凉舒爽。林场职工朱金梅嗅到商机,在林场驻地开办“凌云居”农家乐,年创收10余万元。

“这碗‘生态饭’有味道。”朱金梅指向距农家乐30米处的一栋土房子,土墙屋盖树皮,“面子很土,里子很潮哟!”朱金梅像个导游,推门展示卧室、棋牌室、洗澡间等内部陈设。

“一位上海客人今年在这里住了一个月,很喜欢!预付了明年的订金。”土房子改造成民宿,朱金梅是林场“吃螃蟹”第一人。

林场成了森林公园,李能阳开始谋划林场未来,结合全域旅游、乡村振兴,组织职工转型开办农家乐、办民宿,让青山变金山。

淡泊前行,四代传承护林

30年,李能阳领到手的工资比职工少。2014年,李能阳曾有一次走出林场的机会,省林业厅推荐他到咸宁市一林场搞管理,月工资6000元,他婉拒了:“要一辈子守好三尖观林场!”

“宁愿自己吃亏,不让工人吃苦。”大儿子李飞这样评价父亲。他曾经不理解父亲,与父亲“冷战”。2009年,李飞结婚,恰遇林场要建苗圃、修进场公路,李能阳“挪用”了8万元礼金。

“孩子是自己的,受点委屈我能补上;职工受伤了,我补偿不了。”李能阳说,有年春节前,职工工资兑现还差一截,他将小儿子李显的十几万元积蓄拿去周转,让职工安心过年。

40余亩苗圃长成规模,30余公里进场公路成了护林通道、防火屏障,李能阳有了笑容,但心里有道翻不过的坎——他欠家人太多。

妻子税典芝今年56岁,一人种6亩地、养6头猪,每年宰3头猪无偿送给林场职工享用。

“老伴患有严重的颈椎病,不能背重东西,收粮食全靠一双手往家里提。”从林场走回家不到两小时,李能阳没回家搭把手。2002年,林场急需一笔建设资金,李能阳700元卖掉家里的耕牛。没了耕牛,妻子挖田全靠一把锄头。

李飞说,父亲一辈子都耗在这片林海上。“我女儿出生时,爸爸给她取名‘李依林’。” 李飞明白父亲的用意:希望孙子辈把林业接力棒传下去。

“30年,李能阳带着一帮护林人造林1万余亩,栽树近160万棵,创造了恩施版的‘塞罕坝’。”在三尖观林场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中,州林业局负责人这样点评。

李能阳说:“我很富有,因为我有一片森林。”是的,他收获了最美的风景。

 

责任编辑:巴东01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